翻页   夜间
奇热网络小说 > 异明1561 > 第164章 初会彩凤【下】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奇热网络小说]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【二合一】

    侍卫们听到这一声‘哥’,就知道所谓的‘差事’云云,不过是在假公济私罢了。

    这要换成个寻常武官,敢在王府门前如此信口开河,侍卫们即便不当场翻脸,也绝不会再有什么好颜色。

    但面对王守业这等简在帝心的主儿,几个侍卫就都显得分外大度,非但没有计较,反而主动退避到角落里,给三人腾出了说话的空间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他们不避让,此时李彩凤眼中也只有王守业一人。

    她真情流露的喊出那一声‘哥’之后,就毫不避讳的拉住了王守业,哽咽道:“当初进京的时候,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和大伯了,一路上哭了好几回呢。

    谁承想还能有在京城团聚的时候。

    上回我去大市西街……对了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忽地想起了什么,忙反手揩去眼泪,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王守业。

    “守业哥,那在沧州除妖的人,真的是你吗?我一开始听人说起这事儿来,还以为是做梦呢!

    听说那妖怪吃了好几百人,擦着就死磕着就残,没……没伤到你吧?”

    说着,忍不住围着王守业绕了一圈,确认没有少了那里,这才长出了一口大气。

    王守业虽早就预料到,李彩凤和原主关系不差,但真正面对这热切,一时却难免有些懵圈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他才酝酿出了情绪,伸手轻轻抚摸着李彩凤的头顶,幽幽叹道:“几年不见,咱家彩凤也长成大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压根就是头一回见到李彩凤。

    但这摸头杀+万金油叹息,还是深深触动了小姑娘,于是那刚擦去的泪水,又断了线似的往下掉。

    好半晌,李彩凤才吸着鼻子抽噎道:“守业哥倒是……倒是没怎么变,就是多了些……多了些做官儿的气派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哥哥如今都做官了,你合该高兴才对,却哭个什么劲儿?”

    王守业哈哈一笑,又在她头上轻轻拍了拍,顺势收回手来,又随口问道:“这么晚了叫你出来,不会受什么责罚吧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!”

    李彩凤再次揩去泪水,破涕为笑道:“娘娘最是和蔼不过,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丫头!”

    这时李高却急不可待跳出来问道:“你瞧见咱爹没?”

    “爹?他也来了?”

    李彩凤狐疑的扫了他一眼,又向王守业发问:“守业哥,你们这大晚上的过来,家里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瞧这话里的意思,显然李伟并没有来过王府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也就没必要拉着她一起提心吊胆了。

    故而王守业飒然一笑:“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李叔说是来瞧你,结果到了这般时候也没回家,我爹放心不下,就让我跟你哥过来瞧瞧,顺带也看看你在王府过的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只是顺带来看我的?”

    李彩凤小嘴一扁,悻悻的低垂了眉眼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嘻嘻!”

    王守业正想往回找补几句,李彩凤忽又掩嘴窃笑起来:“哥哥公务繁忙,能顺便来看我,我就已经很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星眸流转横了旁边的李高一眼,嗤鼻道:“哼!不像有些人,成日里游手好闲,好容易来瞧我一会,还是奔着银子来的!”

    如果王守业没记错的话,她应该比李高小两岁,今年也不过虚岁十五。

    但方才那一记娇嗔白眼,却颇有些媚意天成。

    再细看相貌,就见她樱口琼鼻、面若涂粉、腮似凝脂、尤其一双顾盼生辉的眸子,颇具画龙点睛的之妙,却是个地地道道的美人坯子。

    身段虽还未完全展开,却已然盖过了娇杏,若再巧长些时日,说不得就能比肩红玉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正常,李高李伟父子虽然不着调,论相貌却是气宇轩昂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却说当着王守业的面,被妹妹如此挖苦嘲讽,李高顿时有些下不来台,比手划脚的诡辩道:“那不是家里揭不开锅了么,我也不是为了自个,咱爹……”

    李彩凤却压根不听他说些什么,转回头正色道:“守业哥,你们去赌坊找过没?上回去大市西街的时候,听说大伯管的甚严,或许是我爹赌瘾犯了,就随便寻了个由头……”

    说起李伟‘赌瘾犯了’,她光洁的额头微微皱起,言语间也颇有些厌弃之意。

    毕竟当初李伟就是因为还不起赌债,所以才将她卖到王府为奴的。

    “对啊!”

    李高得了妹妹提醒,登时一跳三尺高,激动道:“爹他心里不痛快的时候,最爱去赌坊消遣!我之前光顾着着急,倒忘了这一茬!”

    说着,就待急吼吼的离开王府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去?给我回来!”

    王守业一瞪眼,呵斥道:“伟叔要是在赌坊里,还有什么好急的?咱们这好容易来一趟,怎么也得跟彩凤说几句话吧?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从袖筒里摸出五六两散碎银子,递到李高面前,又冲着角落里的侍卫们努了努嘴:“就说是我请他们吃酒。”

    “哥!”

    李高之前受了冷落,正对那几个侍卫心怀不满呢,见王守业还要主动给他们银子,当下撇嘴道:“咱又不是要求见王爷,再说彩凤也已经来了,还掏这钱有啥用?”

    这厮!

    平常吃吃喝喝的都舍得花钱,一到关键时刻反倒吝啬起来了。

    也难怪他前前后后来了十几回,那守门的侍卫都没能记住。

    “让你去你就去!”

    王守业一瞪眼,李高这才攥着银子,不情不愿的走向了那几名侍卫。

    不过李高这一走,王守业单独面对满眼依恋的李彩凤,反倒有些不自在了。

    清了清嗓子,主动挑起话题道:“听说你最近在王妃面前十分得宠?不知可有什么需要我帮着打典的?”

    “哥哥千万别为我破费!”

    李彩凤急忙摇头:“我在里面好着呢!”

    说着,扫了眼角落里,正李高推让银子的侍卫们,压低了嗓子道:“王妃娘娘也是通州人,我又帮着守了一个多月的孝,虽还越不过娘娘身边那几个出挑的姐姐,可也没人敢再欺负我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个‘再’字,还是在不经意间,道出了内中辛酸。

    王守业见她如此乖巧懂事,也不禁生出了些许真心实意来,再次抬手摸着她的脑袋,也压着嗓子道:“这些年真是难为你了,不过能遇到个同乡同宗的王妃,也算是运道,你在王府里好生历练,等以后嫁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哥~!”

    李彩凤跺脚娇嗔一声,正羞臊不已,忽然又面显疑色,纳闷道:“什么同宗?娘娘娘家姓陈,又怎会和我家是同宗?”

    王妃姓陈?

    王守业闻言就是一愣。

    不该是李王妃吗?

    难道电视剧里李王妃,和那什么总管太监吕芳一样,是编剧虚构出来的人物?

    不对啊!

    那可是万历皇帝的生母,以后要垂帘听政的主儿,貌似还和张居正传过绯闻来着,又不是名声不显的普通嫔妃,怎么可能任由编剧胡乱虚构?

    “哥、哥?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被李彩凤关切的呼唤了两声,王守业这才晃过神来,犹自不甘心的追问道:“那王爷的侧室里,有没有姓李的?”

    李彩凤甚是莫名其妙,但还是掰着指头盘算了一番,最后摇头道:“王爷身边的女人虽多,却没有一个姓李的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又随口补了一句:“就连王爷王妃身边的丫鬟,也只我一人姓李。”

    不应该啊!

    难道那李王妃……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王守业突然瞪大了眼睛,脱口问道:“你方才说什么?王爷王妃身边,也只有你一人姓李?”

    李彩凤似是被吓着了,往后退出半步,才迟疑着点了头。

    不会这么巧吧!

    难道李家妹妹,就是未来的万历生母李太后?!

    瞧这姿色……

    再瞧这好生养的身段……

    倒也未必全无可能!

    要真是这样,自己还抱什么大腿,应该别人抱自己的大腿才对!

    “哥,你……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眼瞧着王守业那古怪的目光,指望自己后臀上丈量,李彩凤一时直觉的心如鹿撞、面似火烧。

    若换成旁人如此无礼,她怕是早就恼了。

    但换成自小青梅竹马,一直对自己照顾有加的守业哥,她心下却只有羞臊,并无半点恼意。

    甚至隐隐约约还有些欢喜。

    单只是记忆中的少年,就足够让其芳心暗许,更何况眼下的王守业,非但成了堂堂朝廷命官,更是人们口口相传的英雄。

    如果……

    “咳!”

    这时王守业也终于从震惊中清醒过来,想到自己方才那失礼的举动,急忙往回找补道:“瞧你这瘦的,以后可千万要多吃些。”

    李彩凤也正心下恍惚,下意识的点头应了。

    王守业又张了张嘴,想要说些什么,却又怕情绪激动之余,会冒出些怪话来,于是干脆告辞道:“我还要和你哥去寻伟叔,也不好在王府里耽搁太久,等那日你有空回家探亲,咱们在好生聊一聊。”

    李彩凤这才抬起头来,满眼依恋的道:“可是王府管的甚严,也不知什么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又黯然的低垂了眉眼。

    王守业见状,连忙又从袖筒里摸出钱袋,连银子带铜钱一股脑倒了出来:“哥哥今儿出来的匆忙,身上也没带多少银子,这些你先拿着,等明儿我在让你哥捎一百两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怎么成!”

    那些散碎银子拢一块,少说也有二十两,李彩凤本就觉得多了,又听得他说还要送一百两,当下就跟烫了手似的,连连甩手道:“使不得、使不得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使不得的?还是说你不想认我这个哥哥?”

    王守业蛮横的抓住她的小手,硬把那钱塞了过去,不容置疑的叮咛道:“这银子该花就花,千万别省着,上上下下疏通好了,你在里面过的舒心自在,时不时再能回家看看,就比什么都强!”

    只这几句暖心体己的,就让李彩凤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她被卖到王府也有一年多了,可自家父兄每次登门,除了讨要银子之外,何曾关心过她半句?

    怕也只有大伯和守业哥,才会这般毫无目的的怜惜自己。

    要不是碍着还有外人在,李彩凤真恨不能扑进王守业怀里,把这些年的委屈统统倾诉个遍。

    她就这般抹着眼泪,将王守业送出了门外。

    直到临别时,才勉强收敛住情绪,拉过亲哥哥李高耳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汇通四名外卫一起告辞离开,行出数十步远,回头望去,那风雪中依旧伫立着个纤细的身影。

    王守业收回目光,向身旁的李高一扬下巴,问道:“彩凤方才同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那丫头,鬼精鬼精的!”

    李高无奈道:“她猜出我爹应该是出了什么事儿,可既然你没说,她就不多问了,只让我明天不管找没找到,都想法子知会她一声。”

    这还真是个秀外慧中的。

    不过倒也在情理之中,否则她又怎能从一个苦出身的丫鬟,做到垂帘听政的太后?

    王守业忍不住又回头扫了一眼,可惜离得太远,隔着风雪已经看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回头再看看李高。

    都是一个爹,差距却是……

    也或许李彩凤的智商,是遗传自她的母亲吧?

    “哥?”

    这时李高被看的浑身不自在,下意识的揉着脸道:“你干嘛这么盯着我,难道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王守业翻了个白眼,随口道:“我只是突然发现,你生了一副官运亨通的面相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!”

    李高顿时乐的眉开眼笑:“到时候哥哥你估计就官居一品了,有你拉扯着,兄弟我怎么不得跟着混个四五品?”

    呵呵~

    谁先混到一品,怕还未必可知。

    明朝外戚虽然大多都没什么实权,但身为太后亲弟、天子亲舅,混个没有实权的爵位,应该还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而明朝的爵位只有公侯伯三级,最低的伯爵也是属超品之列。

    啧~

    以后是不是该对他好一点?

    “哥。”

    这时李高忽然凑上来,把手拢在嘴边,猥琐的道:“以前我和我爹,在那家赌坊输了不老少呢——反正是要走一趟,咱们干脆捞些本钱回来怎么样?”

    王守业横了他一眼,反问:“怎么捞?”

    李高立刻摸出山海卫的腰牌,嘿笑着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王守业:“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还是不能对他太客气!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