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奇热网络小说 > 仙尊奶爸薛安 > 第915章 因为……我不稀罕(第二更)

第915章 因为……我不稀罕(第二更)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奇热网络小说]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我不稀罕!”

    不稀罕?

    很多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这算是什么解释?

    这时薛安淡淡道:“唐姑娘,你是个好姑娘,但你所说的这一切,包括这所谓的唐家产业,对我来说,根本不值一提!”

    听到这番话,唐盛先是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只要他没答应就好。

    然后便感到十分的不舒服,居然瞧不起唐家?

    因此他冷笑道:“哦?听薛公子的语气,似乎根本瞧不上我这区区唐家喽?那不知薛公子有何等高远志向呢?”

    听到这番话,屋中很多人发出了低低的嗤笑之声。

    其中又以姚超峰的笑声最为嚣张放肆。

    可面对这一切,薛安却连眼皮都没抬,只是淡淡道:“我所要的,你等又怎么可能明白?”

    “哼!”唐盛闻言,满脸不屑的冷哼一声,心中对薛安更为不喜,认为他纯粹就是个无知狂妄之人。

    而唐凌儿则呆呆的看着薛安。

    她现在终于明白,刚刚在来之前薛安所说的那句,有事当面说清楚比较好是什么意思了!

    原来!

    是这么说清楚啊!

    唐凌儿忽然满心的委屈和难过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。

    自己明明已经将所有的一切都安排的十分妥帖了,结果他却不同意了。

    难道一切都能用一句不稀罕来解释么?

    唐凌儿心中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姚超峰却乐得差点从座位上蹦起来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个薛安纯粹就是个蠢货。

    居然拒绝这等别人梦寐以求的好事,不是蠢货是什么?

    可你以为,仅此而已便足够了吗?

    我要的,可是让你身败名裂啊!

    姚超峰心中冷笑,然后冲远处的几名门客一使眼色。

    这几名门客早就已经被其收买,因此在看到姚超峰的示意后,这几个酸腐文人心中便有了计较。

    然后就听其中一人满含嘲讽的笑道:“好一个志向宏伟的奇男子啊!可惜……就是有些不学无术!”

    这番话惹来周围几个门客的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刘兄说的没错,有些人啊!就是腹中空空嘴上尖的货色!”

    “啧啧,我可听说有人自打进了唐家之后,整天不是吃了睡就是睡了吃的,估计连个平平仄仄都不懂,还敢口出狂言?”

    这些话都说的极为刺耳难听。

    唐凌儿面色一变。

    尽管薛安拒绝了她。

    可她还是不想让这些本事全都长在嘴上的酸腐文人诋毁薛安。

    毕竟,面对这些人的挑衅,如果薛安不敢回应的话。

    那他的名声就算是彻底毁了。

    而一个书生公子的名声被毁,也就意味着他这辈子都不要想着能在仕途或者文坛上有所进步了。

    由此也可见这帮家伙的险恶用心。

    因此唐凌儿便想出言斥责这群人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。

    薛安目光微冷,嘴角却浮现出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哦?那这么说来,尔等的文采想必都很不错喽?”

    “不敢说不错,但至少比某些人要强的多!”一名手持折扇,满脸矜傲之色的中年文士淡淡道。

    薛安点了点头,“那好,既然你文采不错,那有没有兴趣比一场?”

    “比?怎么比?”中年文士斜了薛安一眼,满脸的不屑之色。

    “就以诗词来论输赢,如何?”薛安淡淡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番话,这帮文士门客们全都一脸诧异之色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位中年文士,更是一愣,然后冷笑道:“你要跟我比诗词?你确定?”

    薛安点点头,淡淡道: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好,这可是你说的,怎么比?”中年文士一脸胜券在握的神情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简直就是薛安伸过脸来让自己扇啊!

    他虽然没混出什么名堂来,但一手诗词还是可以拿得出手的!

    所以他信心满满。

    薛安这时说道:“很简单,赢者全拿,输了的……拿命来赔!如何?”

    全场一阵死寂。

    然后人群一阵低低的哗然。

    唐凌儿更是一脸震惊莫名之色。

    比斗个诗词怎么还赌上命了?

    因此她有些焦急的想要劝说薛安。

    可这时那姚超峰却率先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果然是条汉子,既然如此,那就这么说定了!如何?”

    这中年文士本来也有些踌躇,可见姚超峰替自己应下了,便也一咬牙,然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!那就依你所言!”

    唐凌儿满脸焦急,低声道:“薛安,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薛安冲她一笑,“没事,就是闲的无聊,教某些家伙做做人罢了!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唐凌儿还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那中年文士生怕薛安抢了头筹,因此第一个蹦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但不知道以何为题?”

    薛安淡淡道:“随便!我都行!”

    这张狂的语气让很多人心中怫然不悦。

    尤其是唐盛。

    他好整以暇的坐在书桌后面,想看一看待会薛安是怎么落败的。

    这时姚玉却猛的一指窗外明媚的春光,“既然如此,就以春光为题如何?”

    这中年文士闻言心中一喜。

    他所擅长的就是以景叙情,因此这命题算是正中他的下怀。

    薛安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这中年文士便在屋中徘徊几圈,然后猛然一拍手中折扇,“有了!”

    说完,他便唰唰点点在纸上写下一首诗词。

    待朗声吟诵出来之后,全场一片赞许之声。

    “好词!”

    “时隔数月,刘兄的诗词水平又有精进,这首咏春写的清新隽永,实乃佳作!可喜可贺啊!”

    这些赞美之声溢满书房。

    这中年文士一脸得意,然后看向薛安,“薛公子,该你了!”

    这时薛安却在遥望着窗外的点点春光,一时竟似有些痴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写不出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真是自己找死!”

    “就知道是个表面光鲜的草包货!”

    这些冷嘲热讽声中。

    唐凌儿有些茫然的看着。

    因为她瞥到了薛安眼中的那一抹寂寞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让她觉得心都空了。

    他到底经历了什么?

    为什么眼中会有那般浓烈的情感呢?

    唐凌儿心中正在惊疑。

    只见薛安转过头来微微一笑,“有了!尔等且听!”

    说着,薛安轻声吟道。

    “水是眼波横!”

    开始的时候,这帮文人的脸上满是不屑之色,认为薛安绝对不可能写出超越中年文士的佳作来。

    可当薛安的这第一句话一出口。

    全场众人的心都为之一颤,所有的声音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人们全都安静下来,静静的听着。

    薛安接着吟道:“山是眉峰聚,欲问行人去那边?眉眼盈盈处!才始送春归,又送君归去,若到江东赶上春,千万和春住!”

    话罢。

    全场死寂。

    满座皆惊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